雅虎香港新聞

Yahoo 行動版

睇盡即時本地生活資訊

天氣交通、港股美股匯率、城中熱購,盡在掌握。

中文

奧密克戎:是否會導致長新冠?大流行疫情結束的開端?

陽光普照下的街道

Getty Images

新冠疫情進入第三年,全球3.5億多人感染,死亡人數超過500萬,病毒變異株接踵而至,最新變異株奧密克戎(Omicron)取代了不久前稱霸全球的德爾塔(Delta)變異株。

奧密克戎是迄今為止變異程度最深、突變最多的新冠病毒變體,已知特點包括最容易傳播,但整體而言症狀較輕,導致住院重症或死亡的病例明顯少於之前各種變異株,但這其中不能排除全球疫苗接種普及和自然免疫產生抗體的因素。

世界衛生組織(WHO)和醫學界普遍認為在新冠疫情結束前還會有更多變異毒株出現,也有不少人認為奧密克戎變異株開啟了新冠疫情的尾聲。

還有一個人們現在最關心的問題:奧密克戎是否會導致長新冠?感染痊癒後是否症狀祛之不散?

omicron

BBC

新冠病毒最新主要變異株奧密克戎(Omicron),學名 B.1.1.529自11月,最早在南非被發現和確定後,不到一個月時間內擴散到全球許多國家和地區,且迅速成為主導毒株。世界衛生組織(WHO)稱傳播速度之快「前所未見」。

隨著世界各地通過接種疫苗和感染獲得抗體的比例不斷上升,具有新冠抗體的人口比例正在接近或已超過90%的國家越來越多。

那麼,這是否標誌著新冠疫情即將在全體免疫的情況下進入收尾階段,最終銷聲匿跡?

有人說是,有人說不是。

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賽(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1月24日發出警告,奧密克戎的出現並不意味著新冠疫情最嚴重階段進入尾聲;這種假設是危險的,各國防疫抗疫行動不可鬆懈。

他說,奧密克戎絶對不是最後一個新冠病毒變異株,「相反,從全球看來,目前恰恰是更多變異毒株出現的最佳時機」,因此不能讓疫情在「恐慌和漠視(兩個極端態度)之間持續搖擺」。

最樂觀的展望是達到「新冠均衡」(Covid equilibrium)狀態,即SARS-Cov-2病毒仍舊存在,但不再對社會和生活常態造成重大干擾。如果一個國家絶大多數人對新冠病毒都有了免疫力,那說明新冠大流行進入了尾聲。

與之相對的觀點認為,最壞的的情況還沒有出現,比如對抗體具有逃逸能力的超級變異毒株通過突變產生,再比如新冠長期症狀在可以預見的未來仍無救治方案,或者新冠病毒在人類和動物之間跳來跳去,產生全新的毒株或變種,等等。

畢竟有先例:1918年流感大流行的病毒的蹤跡在整個20世紀斷斷續續地隱現。

新冠疫情最終何時結束、如何結束,歸根結底還是取決於世界各地的疫情控制、疫苗和藥物研發進展程度、集體免疫程度,以及公眾對病毒的認知、防範意識和行為。

口罩男女

Getty Images

奧密克戎會導致長新冠嗎?

所謂長新冠,是指一系列身體、神經和認知症狀,可持續數月,並損害日常生活。

對於科學家來說,要了解奧密克戎、疫苗接種和長期新冠之間的關係還為時過早。疫情早期的研究並沒有得出明確的線索。

英國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迄今2022年1月,英國有大約130萬人自述出現某種程度的疑似長新冠症狀,但這仍然是一個界定相當模糊的概念。

英國劍橋大學教師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說(英語視頻),現在推斷奧密克戎變異株是否會以及會如何演變成長新冠為時尚早。

根據之前新冠病毒各種變異體的表現可以看到,更有可能出現長新冠症狀的包括35-69歲群體、女性、煙民、體重超重、體質孱弱或有慢性病的人。

但是,他強調,這並不包括奧密克戎,只符合奧密克戎之前的毒株。

有專家表示,與其他變異株相比,奧密克戎引起的初始疾病可能不那麼嚴重,但並不等於不會演變成長新冠,而奧密克戎的基本感染症狀與其他變異株相似,因此也可能導致相似的長期症狀。

An artistic impression of virus sequencing

Getty Images

疫苗是否仍舊有效?

很少有疫苗可以完全阻止感染,而不同疫苗的效力也不同。

在預防嚴重疾病方面,有證據表明奧密克戎毒株即使發生了如此重大突變,現有疫苗仍在很大程度上發揮免疫保護作用,但具體程度仍不清楚。世界各地零星公布的數據顯示, 接種疫苗加強劑對奧米克戎免疫效果比接種兩針明顯提高。

倫敦帝國理工學院2021年12月公布的研究結果顯示,奧密克戎變異株在很大程度上能夠逃避過去感染或兩劑疫苗接種產生的免疫力,再次感染奧密克戎的風險是德爾塔的5.4倍。這種程度的免疫逃避意味著過去感染對奧密克戎再感染提供的保護可能只有 19%。

研究發現,與德爾塔相比,第二劑疫苗接種後兩周或更長時間、加強劑接種後兩周或更長時間(阿斯利康和輝瑞疫苗),出現奧密克戎感染症狀的風險明顯增大。

針對奧密克戎變異株的疫苗已經開始研發。

治療

Getty Images

靶向疫苗研發

輝瑞和 BioNTech 的新疫苗正在進行臨牀試驗,牛津阿斯利康也開始研發奧密克戎疫苗,美國莫德納公司計劃很快開始類似項目。WHO曾謹慎表示,現有新冠疫苗對預防奧密克戎感染重症和死亡仍有效,該組織正在與相關機構合作研究疫苗對奧密克戎的作用。

許多國家現在已經提供了加強或第三劑他們原來的疫苗,這已被證明可以提供良好的保護水平,防止嚴重疾病和死亡 – 甚至對奧密克戎變異株也如此。現有疫苗完全接種再加上加強劑已經證明可以提供有效預防重症和死亡的免疫保護,但對感染和輕微症狀的保護低得多,並且可能會更快下降。

英國研究人員分析了新冠疫苗加強劑對奧密克戎可能產生的影響,稱它可以對重症提供至少80%的保護力。英國目前的加強劑接種計劃使用輝瑞和莫德納疫苗。

英國劍橋大學2021年一項研究顯示,接種了三劑疫苗後感染奧密克戎,住院風險可降低81%,英國公共衛生與安全署的調查則顯示接種三劑疫苗可降低奧密克戎住院風險 88%。但目前不清楚這種保護能持續多久,以及在未來幾個月內是否需要加強疫苗。

在南非進行的初步研究表明,即使在接種兩劑疫苗幾個月後,輝瑞疫苗也能防止大約 70% 的住院率,在第三劑加強劑後增加到 90% 以上。但南非也使用了其他疫苗,許多人接受了強生公司的疫苗,因此需要更多的研究來證明不同疫苗對不同群體的有效程度。

目前還沒有足夠數據顯示其他主要疫苗對奧密克戎變異株提供免疫保護受影響程度。不過,針對奧密克戎感染的免疫保護似乎在大約10周後減弱,對重症的預防可能會持續更長時間。

護士

BBC

奧密克戎到底是否更溫和?

奧密克戎被認為是迄今為止突變最多、程度最深的變異毒株,與原始新冠病毒和之前流行的主要變異株差別非常大。

世界各地迄今為止的研究一致表明,奧密克戎感染症狀看來比德爾塔病毒溫和,感染後住院風險低30%至70%。

奧密克戎可引起感冒級別的症狀,如喉嚨痛、流鼻涕和頭痛,但這並不意味著它對每個人都是溫和的,有些人仍然會患重病。

病毒的變化似乎讓其不那麼危險,但嚴重程度的降低主要是由於接種疫苗和之前的疫情引發的免疫力。

WHO說,初步證據表明,與其他令人擔憂的變異株相比,奧密克戎再次感染(曾經感染新冠並痊癒後感染奧密克戎)的風險可能會增加。

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2022年初對媒體表示,不應該用「溫和」這個詞來形容奧密克戎變異株,因為它同樣會致人於死地。

WHO官方網站說,目前仍無法斷言奧密克戎感染症狀是否比其他主要變異毒株(包括德爾塔)更溫和,也沒有證據表明奧密克戎感染的症狀與其他變異株感染有顯著不同。住院人數增加需要具體分析原因,比如是因為總體感染人數增多還是因為症狀更嚴重。

不過,WHO強調,所有已知主要變異毒株都會致死或導致需要住院治療的重症。

omicron

BBC

奧密克戎變異株疫情最早在南非發現。數據顯示這種變異株出現的最初階段,南非各省住院人數急劇上升,但需要氧氣和呼吸機的患者較少,住院時間也較短。

南非主要醫療機構Discovery Health的數據分析推測,奧米克戎迅速傳播早期成年感染者住院的可能性比南非第一波新冠疫情時低30%左右。

南非資深醫療專家曾指出,兩劑疫苗接種和曾經感染新冠產生的免疫保護對奧密克戎變異株的效果較差,但至少目前來看仍可以提供避免重症的保護。接種加強劑對奧密克戎的免疫效力如何,仍需跟蹤觀查,積累數據。

另一個需要注意的因素是南非住院患者大部分年齡在40歲以下,患重症風險較低。南非60歲以上人口接種疫苗的比例高於全國平均,重症住院比例也可能因此較低。這個因素對人口老齡化程度較高的國家更需重視。南非人口平均年齡27.6 歲,而英國為 40.4 歲。

病毒一生中會不斷複製自己,期間經常會發生突變,由此產生變異毒株;複製越多,感染人數越多,發生突變的機率和出現變異的數量越大。

一般認為病毒變異過程中會變得更溫和,通常年輕人感染新冠後症狀較溫和,但並不是那麼絶對。

世衛組織專家邁克·萊恩(Mike Ryan)表示,初步數據表明奧密克戎感染引發的症狀並不比德爾塔和其他變異株的更嚴重,嚴重程度應該是向「逐漸減弱的方向」發展。

不過,奧密克戎具有部分免疫逃逸能力,這意味著,與德爾塔病毒時相比,可能會有更多老年人被感染。

病毒

Getty Images

世衛組織世衛組織專家萊恩2021年12月上旬表示,現有疫苗對 Omicron 仍有預防重症的免疫效力,雖然這個最新變異株對輝瑞疫苗有部分免疫逃逸。他說,沒有跡象表明 Omicron 會比其他變體更擅長免疫逃逸。

根據南非實驗室的測試結果,疫苗抗體抵禦新毒株的效果「大幅下降」,這項研究基於12名感染者的血液分析,尚未經同行評議。

目前專家的一個共識是現有疫苗對突變如此之多的Omicron不是理想的武器,免疫效果有可能不佳,但並不等於完全無效,零保護。已有數據表明目前普遍接種的幾款疫苗針對其他主要變異毒株減少重症、死亡風險仍然非常有效;主要變異株包括 Delta、Alpha、Beta 和 Gamma。

牛津大學羅莎琳德富蘭克林研究所所長詹姆斯·奈史密斯教授(James Naismith)接受BBC廣播4台採訪時表示,這種變異株「幾乎肯定」會降低疫苗效果,似乎比其他變體傳播得更快,但疫苗在某種程度上仍然有效,而治療 Covid-19 的新藥可能不會受影響。

BBC健康與科技新聞記者詹姆斯·加拉格爾(James Gallagher)援引專家稱,目前用來治療新冠肺炎的抗病毒藥 Paxlovid 和 molnupiravir 都是直擊病毒內部,還沒有跡象表明它們的有效性會受到已知突變的影響。

南非新變異毒株

BBC

傳播勢頭會不會減弱?

迄今為止的數據顯示,奧密克戎傳播性極強,超過之前所有主要變異株,而且是在世界各國大規模疫苗接種開始一年之後,顯示這種變異株在已經接種疫苗和新冠痊癒者群體中仍有較強傳播力。

世衛組織說,奧密克戎變異株的傳播之快「前所未見」。而且,它可以逃避疫苗和先前感染的一些免疫保護。

新冠病毒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和幾年內如何演變將決定這場全球危機的結局 —— 病毒會演變成另一種普通感冒病毒,還是會演變成流感等更具威脅性的病毒,或更糟?

2021年12月《自然》雜誌發表"超越奧密克戎"一文指出,全球疫苗接種劑數接近80億,感染病例和痊癒病例隨時間推移而增多,病毒持續突變,各國防疫和控制疫情措施的調整,種種因素都在不斷影響進化格局,而Covid-19 如何"與時俱進"並不清楚。

科學家們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說"且行且學習",尋找預測病毒下一步行動的方法,尋找其他病原體的線索,跟蹤迄今為止出現的變異中突變的影響,同時注意新的變異。

根據對已知新冠病毒變異株突變的觀察,有些突變會加強傳播性,有些會降低抗體識別入侵病毒的能力,但有些突變的作用卻是全新的。

新冠病毒在全球傳播不斷發生病毒變異(Getty Images)

Getty Images
新冠病毒在全球傳播不斷發生病毒變異

英國劍橋大學教授拉維·古普塔(Ravi Gupta)說:「Beta (主要特點)完全是免疫逃逸,沒有別的,Delta 具有傳染性和適度的免疫逃逸,(Omicron)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兩者兼而有之。」

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學院的數學流行病學家亞當·庫查爾斯基(Adam Kucharski )認為,SARS-CoV-2 在與疫苗和抗體角力的過程中會如何進化,會在很大程度上決定它將如何向地方性傳染病毒過渡。科學家說,可以預期這種病毒很可能會引起不同規模的爆發和流行疫情,就像流感和大多數其他常見的呼吸道感染一樣。

最早在哪裏、什麼時間發現?

B.1.1.529最初於11月11日在南非鄰國博茨瓦納首次發現,3天後,14日,南非記錄了全球首個B.1.1.529感染病例。

11月25日,南非國立傳染病研究所宣佈確認這一最新變異毒株,稱這種變異株具有高感染力和疫苗難以起作用的免疫逃避風險。

WHO將它命名為 Omicron(奧密克戎,又譯奧米克戎),11月26日列入「值得關切」變異毒株。據南非流行病應對和創新中心主任圖利奧·德奧利維拉(Tulio de Oliveira)教授在11月一次吹風會上介紹說,總共有 50 種突變,刺突蛋白有 30 多種突變。刺突蛋白是病毒借以侵入人體細胞大門的鑰匙,也是大部分疫苗針對的標靶。

在受體結合域,即病毒與人體細胞首次接觸的部分,發現 10 個突變。作為對照,目前席捲世界的 Delta 變異株只有2個突變。

突變

BBC

還有哪些主要變異株?

根據世衛組織定義,「值得關注」毒株具有以下特徵:出現在多個國家/地區,突變對病毒的傳染性和嚴重程度有已經確證或疑似的顯著影響。

"值得關切"變異毒株 —— 病毒傳染性增大、出現流行病學意義上的有害變化、毒性增加、疾病症狀或體現發生變化、有證據顯示測試、治療和預防措施(如疫苗接種)的有效性下降。

除了南非最新發現的變異毒株,目前已知四種變異毒株最令人關注:

  • Delta 變異毒株 (B.1.617.2),最早在印度發現,
  • Alpha 變異毒株( B.1.1.7),最早在英國肯特郡發現,已傳播到 50 多個國家/地區,有可能還在變異,
  • Beta 變異毒株(B.1.351),最早在南非發現,已擴散到至少 20 個其他國家/地區
  • Gamma 變異毒株 (P.1),最早在巴西發現,已擴散到其他 10 多個國家/地區

Alpha、Gamma 和 Beta 變異毒株都有一種被稱為 N501Y 的突變,而這種突變似乎能強化病毒對細胞的感染力,也使病毒更容易傳播。

Beta 和 Gamma 變異毒株還有一個關鍵的突變,稱為 E484K,可能使病毒得以避開免疫系統的阻擊。Delta 變異毒株可能更容易傳播。

它們被世界衛生組織(WHO)列入需要重視的「值得關切」變異體清單,因為對公共衛生構成更大威脅,比如病毒傳染性更強,從而導致病症更嚴重,或者對疫苗的抵抗力更強。

另外一些重要變異毒株被列為「值得關注」,因為發現它們在多個國家傳播,或者引發了疾病簇群。

新冠病毒在全球傳播不斷發生病毒變異(Getty Images)

Getty Images
新冠病毒在全球傳播不斷發生病毒變異

病毒如何變異?

每一次新冠病毒感染人體,都是SARS-CoV-2病毒不斷複製自己的結果,每次複製就要複製自己的基因組,在複製的過程中可能會出現微小的錯誤,因此新的基因組可能和之前的稍有不同。

簡單說,這些小錯誤就是突變,又稱異變,由此產生病毒的變異毒株;突變會持續不斷發生,變異毒株也就越來越多。

大部分突變對病毒的行為沒有影響,但偶然情況下,突變也會造成病毒的行為產生變化。

目前發現的主要有兩種突變,都出現在新冠病毒的突刺蛋白上;突刺蛋白是病毒用來解鎖進入人體細胞的重要組成部分。

N501變異毒株改變了新冠病毒突刺最重要的「結合受體」,這是病毒突刺首先接觸人體細胞的地方,任何讓病毒更容易進入細胞內的變異就會讓它更具優勢。

另一種突變是H69/V70缺失。劍橋大學 Ravi Gupta 教授的研究表明,這種突變在實驗室實驗中使傳染性提高了兩倍,同時使倖存者血液中的抗體攻擊病毒的效率減弱。

A medical staff at a testing lab in Naples, Italy

Getty Images
自新冠疫情初起以來,病毒已經發生了成千上萬次大大小小的突變

變異毒株的行為有什麼不同?

病毒在適應過程中有多種技巧來讓自己更容易傳播。例如:

  • 更有效地侵入人體細胞;
  • 更深地潛入人體細胞內的預警機制;
  • 在空中存活更長時間;
  • 增加患者呼吸、咳嗽釋放的病毒含量;

病毒變異會涉及演化意義上的進退取捨 —— 一方面的進步可能是以另一方面的退步為代價。比如,病毒在與疫苗抗衡的過程中可能會犧牲部分傳播能力。

病毒變異將演變到什麼程度,目前很難預測,因為不光是變異毒株的數量,還涉及傳染性、危害力、免疫的有效時間長短等各種因素。

遏制新冠病毒變異毒株層出不窮的最有效辦法,就是減少全球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因為每次新的感染就是病毒發生變異改變行為的機會。

R0值

BBC

本網頁內容為BBC所提供, 內容只供參考, 用戶不得複製或轉發本網頁之內容或商標或作其它用途,並且不會獲得本網頁內容或商標的知識產權。

BBC中文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