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新聞

Yahoo 行動版

睇盡即時本地生活資訊

天氣交通、港股美股匯率、城中熱購,盡在掌握。

中文

「911主謀」為何從FBI指尖溜走?

Wanted poster

Getty Images
2001年布什總統發佈的一份通緝令

被控策劃20年前那場劫持客機撞入美國地標建築的人如今正被關押候審。但原本,他是否曾有可能在事發前多年便被阻止,從而這場悲劇也避免發生?

「他以前是我的人。」

當弗蘭克·佩萊格里諾(Frank Pellegrino)坐在馬來西亞一家酒店的房間,看著電視機畫面上出現兩架飛機撞入雙子塔(Twin Towers)的場景時,他腦海中出現的第一個想法是:「天啊,這一定是哈立德·謝赫·穆罕默德(Khalid Sheikh Mohammed)做的。」

襲擊的目標和穆罕默德的野心相符,佩萊格里諾比別人更加懂得這一點。

身為一名聯邦調查局(FBI)前特工,佩萊格里諾曾追捕穆罕默德近三十年之久,然而直到今天,被指控為911主謀的穆罕默德仍未得到得到法律判決。

一名穆罕默德的律師向BBC表示,這起訴訟距離結案可能還要再等20年。

George W Bush with megaphone

Getty Images
美國前總統布什(Bush)在襲擊發生數日後來到現場,向清理廢墟的消防員發表講話

時任基地組織(al-Qaeda,又稱阿爾蓋達)領袖奧薩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是與911襲擊關係最密切的人。但根據調查襲擊事件的911委員會的說法,穆罕默德,或是許多人所稱呼的「KSM」,事實上才是襲擊的「首席設計師」。是他提出了這個設想,並將想法帶到了基地組織。

穆罕默德出生於科威特,曾在美國讀書,後於上世紀80年代在阿富汗進行作戰。在911襲擊發生前的許多年,聯邦調查局特工弗蘭克·佩萊格里諾便一直在追蹤這名聖戰者。

佩萊格里諾被聯邦調查局指派,調查1993年世界貿易中心(World Trade Center)爆炸事件。那也是穆罕默德的名字第一次進入美國當局視線,他曾向一名與此案有關的人士進行過一次轉賬。而佩萊格里諾意識到穆罕默德的野心有多大是在1995年,當時穆罕默德被認為與一起計劃在太平洋上空炸毀多家國際航班的陰謀有關。到了上世紀90年代中期,佩萊格里諾已經接近找到「他的人」,一路追蹤他到了卡塔爾(Qatar)。

佩萊格里諾和一隊人馬來到了阿曼(Oman ),計劃從那裏進入卡塔爾,逮捕穆罕默德。一架飛機已經待命,凖備將這名嫌疑人帶回美國。但當地的美國外交官對此進行了阻撓。佩萊格里諾前往卡塔爾,向大使及使館其他官員表示,他有一份針對穆罕默德參與謀劃航線襲擊的起訴書。他說,那些官員似乎擔心這會在該國製造麻煩。

「我猜他們以為這可能是在惹事生非,」佩萊格里諾回憶稱。

Frank Pellegrino

Frank Pellegrino
佩萊格里諾於1987年及2020年

大使最終告知佩萊格里諾,卡塔爾官員聲稱已經失去穆罕默德蹤跡。「這讓人焦慮,讓人憤怒與沮喪,」他說。「我們當時知道錯過了一個機會。」

但他承認,在90年代中期,穆罕默德未被視為是一個優先目標。佩萊格里諾甚至無法讓他被列入「美國十大通緝對象」名單。「他們告訴我那上面已經有太多恐怖分子了。」

穆罕默德似乎得到了消息,得知美國人對他感興趣。他在之後逃離了卡塔爾,最終落腳在阿富汗。

接下來的幾年間,KSM這個名字持續出現,許多時候是在全世界各地遭到逮捕的恐怖分子嫌疑人的通訊錄中,這表明他人脈廣泛。也正是在這幾年間,他帶著培訓飛行員讓他們把飛機開向美國境內的建築物內的想法,找到了本·拉登。

接下來就發生了911事件。佩萊格里諾對KSM在其中角色的猜想後來得到了證實,一名被羈押的關鍵基地組織人物指證了他。「所有人都意識到,這個事情是弗蘭克的人做的,」佩萊格里諾回憶道。「當我們發現他是負責人時,沒有人比我感到更痛苦。」

World Trade Center damage

Getty Images
1993年世界貿易中心爆炸事件導致6人死亡,超過1000人受傷

2003年,穆罕默德的蹤跡被發現,在巴基斯坦被捕。佩萊格里諾希望他可以用此前的起訴書讓穆罕默德受審。但之後這個人卻消失了。中央情報局(CIA)把他帶去了一個「黑地點」(black site),那些地方使用的是「強化版審訊技術」。

「我想要知道他知道什麼,而且我想要快速得到這些信息,」一名高級中情局官員當時這樣說。

穆罕默德至少遭受過183次水刑,這種手段有時還被稱作「瀕溺」。他還被施以直腸給水、壓力姿勢、剝奪睡眠、強制裸體,並被告知他的子女會被殺害。

他供認了此間的多起陰謀策劃。但一份美國參議院報告之後發現,許多情報是他編造出來的。

Afghan-Pakistan border

Getty Images
穆罕默德提供的信息使得一場加緊搜捕本·拉登的行動在巴基斯坦邊境地帶展開

在中情局關押項目的情況得到揭露後,穆罕默德這樣的「高價值被關押者」在2006年被移送至關塔那摩灣(Guantanamo Bay)。聯邦調查局也終於被允許同這些人進行接觸。

2007年1月,弗蘭克·佩萊格里諾面對面地見到了他追蹤了這麼多年的那個男人。

他們二人隔著一張桌子坐了下來。

「我想要讓他知道,我從90年代起便開始著手起訴他,」佩萊格里諾說,他希望借此可以打開穆罕默德的口,以便提取出與911有關的信息。

這名聯邦調查局前特工不願透露他們對話的細節,但他承認,「不管你信不信,他非常有魅力,還有一絲幽默感」。

在關塔那摩的聽證會上,KSM經常被認為「盛氣凌人」,佩萊格里諾稱,這名全世界最臭名昭著的恐怖嫌疑人對注意力的渴望就像「卡戴珊」(Kardashian),但他也表示,穆罕默德沒有表現出任何悔意。

他會認罪,還是想要最大程度利用一場審判程序?「我絶對認為他接受自己的所作所為,但他喜歡那個秀,」他說。

六天交談過後,穆罕默德終於說他不願多說了。「然後就結束了,」佩萊格里諾表示。

在這之後,針對911事件的司法嘗試陷入困境。一項在紐約進行審判的計劃因公眾與政客的反對無疾而終。「所有人都在喊『我不希望這個人出現在我家後院。把他留在關塔那摩,』」自己也是紐約人的佩萊格里諾表示。

關塔那摩灣海軍基地內,一名士兵正在一座看守三角洲營(Camp Delta)的哨所內站崗

Reuters
關塔那摩灣海軍基地內,一名士兵正在一座看守三角洲營(Camp Delta)的哨所內站崗

於是當局決定在讓審判在關塔那摩的軍事特別法庭進行。但程序上的延誤,加上新冠疫情使得基地關閉,導致這個過程變得十分漫長。有更多聽證會在本周舉行,但距離流程結束還有很當一段路要走。

穆罕默德的律師認為,最近舉行的這些聽證會故意選取這個時間點,以向媒體展示在911二十週年到來之際當局正在採取一些行動。大衛·尼文(David Nevin)告訴BBC,他預計「這個流程要想有一個完整的結果大約還要有20年」。

這名刑事辯護律師在此案開始的2008年起便負責這一訴訟。最初的計劃是幾乎立刻開始審判。但他說,如今他們離開始甚至都有很長一段距離。比如,最近又重新指派了一名法官,而這「已經是我們得到的第八位或是第九位法官了」,具體怎麼算取決於你用哪種方式數法官。

此案的法官必須熟悉大約3萬5千頁已經進行的聽證會實錄,以及數千項動議,內文形容稱,這是「美國歷史上最大的刑事審判」。

這同時還是最有爭議的審判。

之所以會有爭議,大多是因為五名被告人均曾被中情局關押在秘密拘押地點,並被施以「強化版審訊技術」。

Camp Justice in Guantanamo

Getty Images
一些早期聽證會是在關塔那摩的司法營進行的

這就使得有看法認為,由於在這些所謂的黑地點發生的事情,這些證據受到了污染。

尼文稱,美國「組織並實施了一個定義明確的項目,來折磨這些人」。那些手法為就任何定罪進行長達多年的上訴提供了充分的空間。

代理全世界一大臭名昭著的被告人是種怎樣的體驗?尼文不願透露其中細節。他表示,他的客戶起初對由一名美國律師為其辯護「深表懷疑」,因此他們花了很長一段時間了解彼此。

他稱,在穆罕默德被關押在海軍基地一個絶密地點時,律師們去探訪時要坐上一輛車窗被遮擋的車裏,這輛車會駕駛約45分鐘來讓他們迷失方向。不過如今,他的客戶已經被轉移到機密度更低的5號營地。

這支法律團隊十分明白911遇難者家屬的敏感情緒,這些家屬會出席法庭聽證會。一些家屬會質問像尼文這樣的被告代理律師,但其他一些人也會詢問流程方面的問題。

Families show images of their loved ones

Pool
穆罕默迪的首次審前聽證會時,911遇難者家屬舉行了新聞發佈會

「我們非常努力地工作,為的是不做任何事情去加劇他們多年來經歷的痛苦和苦難,」尼文稱。

他認為,法庭程序不斷拖延的另一原因是,這是一起死刑案,因此增加了更多風險。「如果政府不打算處決這些人,這本早就可以結束了。」

佩萊格里諾原本期望在關塔那摩的軍事法庭上就穆罕默德案作證。而為了等到這一案件宣告結束,他還將自己的退休時間拖延了三年。「如果可以在我還有徽章的時候可以畫上句號,那本該有多好。」

但當這名老特工的退休年齡到來時,他只能離開工作崗位。

在滿世界追蹤穆罕默德過後,他如今感到一股強烈的挫敗感,他會想,如果在90年代就抓住他,會不會阻止911的發生。

「他的名字每天都會出現在我腦海中,這種感覺不好受,」他說。

「時間會幫助傷口癒合。但過去的事情已經發生了。」

本網頁內容為BBC所提供, 內容只供參考, 用戶不得複製或轉發本網頁之內容或商標或作其它用途,並且不會獲得本網頁內容或商標的知識產權。

BBC中文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