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新聞

Yahoo 行動版

睇盡即時本地生活資訊

天氣交通、港股美股匯率、城中熱購,盡在掌握。

中文

「六四」32週年: 「紀念就是要證明自由有多珍貴」 BBC專訪89學生領袖周鋒鎖

周鋒鎖

Getty Images

臨近「六四」32週年紀念,當年學生領袖之一的周鋒鎖這幾天忙得不可開交,連續多日在網上舉辦馬拉松式的紀念活動。

「因為今年香港沒辦法有燭光,所以我們需要在網上多做(活動),保持燭光的光亮,」周鋒鎖對BBC表示。

1989年,周鋒鎖是清華大學物理系四年級學生。在「六四」鎮壓後,他被列為21名「六四」學生骨幹之一,受到通緝,隨後入獄。

在90年代中來到美國後,周鋒鎖繼續從事民運活動,創辦「人道中國」組織資助民運人士。他以流利英文與美國各界交流,是時常登上美國主流平台的少數中國海外民運人士之一。

近日,在音頻社交平台Clubhouse上,周鋒鎖邀來親歷者自述經歷。他說,事隔32年,他卻仍能聽到紀念「六四」的新聲音,當中許多來自年輕一代。「有的人不是親歷者,但通過父母聽到這些經歷,都是很有意義的。」

在「六四」32週年前夕,周鋒鎖接受了BBC的採訪,談及紀念「六四」的意義、香港民主的存亡與美國對華政策的轉變。

BBC: 在你的Clubhouse活動上,一種觀點一石激起千層浪。有人說如果89年學運的學生沒有堅持到底,或許中國現在已經民主化了。還有人以此照推香港的情況,認為如果運動人士當初「點到即止」,香港民主不至於此。你怎麼看這種觀點?

周鋒鎖:這個是很陳腐的(觀點)。評論的人往往看到所謂的結局,其實結局簡化了很多事情,這是中共希望的。其實每一天,很多的決定都在發生,很多人都在參與這些決定。

通過近日的紀念活動,我們想展示每一個平常人在(89年)那時都有非常投入的時刻,這在中國的歷史上是從來沒有的。在我看來,歷史大潮的推動和個人的性格是互相塑造的。自由對人的衝擊,這是至關重要的。

為什麼89年需要記住呢,不是至上而下的(鎮壓),而是「自由的節日」,第一次讓中國人體驗了自由,這是前所未有的。北京天安門廣場(當時)是自由的孤島,那時有那種體驗是終身難忘的,在之前之後都付出了非常高的代價。

六四學運期間,示威學生高喊口號。

AFP
「六四」學運期間,示威學生高喊口號。

BBC:以往香港維園在「六四」紀念日燭光滿布,然而今年,人們擔心黑衣、燭光都可能成為違反《國安法》的行為。你如何解讀這個轉變?

周鋒鎖:我們面臨的是一個不斷擴張的邪惡、專制政權,這是肯定的。爭取自由的人需要付出代價,今年「六四」紀念就是要證明自由有多珍貴。為了保有紀念「六四」的權利,香港的王婆、中國的陳思明都已經被抓了。

「八九」最大的精神遺產就是為了爭取自由,需要付出犧牲。學運的獻身精神最後得到了中國各界的支持、民眾的反應,才有了這麼大的影響。

維園燭光不再,跟「『六四』屠殺」一樣,提醒世界這個政權有多麼專制,不能容忍任何自由的聲音。

Tens of thousands of people participate in a candlelight vigil at Hong Kong"s Victoria Park June 4, 2013, to mark the 24th anniversary of the military crackdown of the pro-democracy movement at Beijing"s Tiananmen Square in 1989.

Reuters
過往維多利亞公園的集會吸引數以萬計的人參與。

BBC:你多年來在美國從事中國民運活動,與美國的政策制定者、議員、記者廣泛接觸。近期人權成為中美兩國關係每況愈下的導火索之一,據你觀察,美國政策界近年對中國與其人權狀況的認知發生了什麼變化?

周鋒鎖:更多的人越來越認識到美國對華綏靖政策犯了嚴重的錯誤,香港的淪陷是後果之一。最根本的是,需要正視中共對全球貿易和數字世界造成的全面性威脅,不能再以以前的方式來看。

美國的民主黨政府在過去的幾個月是做得不錯的,最重要的標誌性事件是中歐投資協議的崩潰。對華綏靖的時代結束,現在要脫鉤,我想是明智的選擇。

不過也存在積重難返,當年的對華政策已經扶植起來一個非常強大的專制政權,通過全球化超越了空間界限,而且很適應現在人工智能、大數據至上而下的控制。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挑戰。之前拜登說的是對的,民主的制度如何才能戰勝共產極權的2.0,對美國來說是一個生存挑戰。這不光是中國人的問題了。

「共同發財」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他們(美國)應該認識到的了。拜登政府上任至今,基本上是繼續特朗普政府開創的對華方針,從綏靖變為對抗。

維園燭光晚會

AFP

BBC:從青春年少到年過半百、從中國到美國,你為什麼還在堅持為「六四」紀念發聲?

周鋒鎖:這是我的信念。我第一次感受到希望是在89年的天安門廣場,我覺得中國人是熱愛自由的、願意為自由犧牲的。我會永遠記住,專制政權是違背人性的。選擇這條路,我不會在乎這個政權多麼強大。我逆水行舟與之對抗,我覺得是很光榮的事情。

也許我們看不到中國自由的一天,但是追求民主自由的精神傳承下去,我相信這是中國集體精神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為方便讀者理解,訪談經過刪節編輯)

本網頁內容為BBC所提供, 內容只供參考, 用戶不得複製或轉發本網頁之內容或商標或作其它用途,並且不會獲得本網頁內容或商標的知識產權。

BBC中文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