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新聞

Yahoo 行動版

睇盡即時本地生活資訊

天氣交通、港股美股匯率、城中熱購,盡在掌握。

中文

氣候問題40年 聯合國安理會辯論透露的大國角力

英國首相約翰遜

Reuters
英國是聯合國安理會輪值主席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主持了本次安理會對氣候變化與安全及和平的辯論會。

全世界仍然被新冠疫情籠罩之時,聯合國安理會就「最大安全威脅」——氣候變化舉行了一次高級別討論會,再次顯露世界大國對氣候問題的分歧。

安理會在2月23日舉行的氣候變化與和平及安全問題視頻討論會由安理會本月輪值主席國——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主持。

聯合國安理會由五個常任理事國和十個非常任理事國組成。美國、中國、俄羅斯、英國和法國是常任理事國,另外十個非常任理事國由聯合國大會選舉產生,任期為兩年。

英國打造領軍形象

雖然世界絶大部分國家仍然深陷新冠疫情造成的重重危機中,但在包括英國在內的部分國家看來,氣候變暖問題帶來的更為嚴峻的挑戰早已「兵臨城下」,迫切需要盡快拿出解決之道。然而,這次的辯論距離2007年英國第一次在安理會倡導氣候問題辯論,已經過去了十幾年。

印度拉合爾的空氣污染

EPA
雖然氣候變暖危及人類生存的警告已經越來越受到重視,但仍然有人認為氣候變化是個偽命題。

英國將在今年11月主辦《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26屆締約國大會,首相約翰遜在安理會會議上表示,英國還將把氣候變化問題列為今年6月舉行的七國集團(G7)峰會的頭等大事,同時呼籲:「聯合國安理會也應該有所行動」。

約翰遜說:「我知道世界各地都有人會覺得,這些都是那些愛自然愛吃素的家伙們搞出來的『綠色玩藝』,跟國際外交和國際政治根本不搭調」。

「氣候變化既是一個環境問題,同時也是一個地緣政治問題。如果安理會要成功地在全球範圍內維持和平與安全,那麼就必須調動整個聯合國機構和組織作出迅速和有效的反應。」

法國總統馬克龍也表示,法國對在聯合國安理會框架內,從整體安全出發處理氣候問題持積極歡迎的態度。

「最大安全威脅」

會議上,英國著名自然學家大衛·艾登堡爵士(Sir David Attenborough)警告說:「氣候變化是現代人類面臨的最大安全威脅。很不幸你們所有人和政府要承擔如此重大的責任。」

94歲的艾登堡爵士,在過去半個多世紀中,拍攝了多部英國廣播公司BBC風靡全球的自然紀錄片,也親眼見證了最近幾十年中人類活動對自然環境和生態多樣化造成的破壞。近年來,他為全球氣候變暖問題製作的多部紀錄片,在世界範圍提高了人們對氣候變化問題的認識程度。

艾登堡爵士說:「如果沿著現在的途徑繼續下去,我們將面臨的是糧食生產、乾淨飲水、宜居的環境溫度和海洋食物鏈等等這些為我們提供安全的方方面面的崩潰。」

「如果自然世界不再能滿足我們基本的需要,那麼文明將很快分崩離析。」

他警告說,涉及糧食、飲水、環境溫度、食物鏈等巨大威脅人類生存的問題,「部分在未來幾年將肯定成為現實」。

艾登堡爵士說,人類從過去一年疫情中得到的教訓是:「我們不再是彼此分離的國家,只需照顧好自己的利益和安全;我們是一個整體,共同面對這個最大的威脅,只有為了共同利益協調合作才能有安全。」

中、美合作?

根據聯合國環境規劃署2019年的報告,中國、美國、歐盟28國和印度是世界溫室氣體排放總量的前四名,佔全球排放量的55%。

隨著美國新總統拜登走馬上任,美國對氣候問題的政策也發生逆轉。拜登上任伊始,美國重新加入了前總統特朗普退出的巴黎氣候協定。在本次的安理會氣候問題辯論中,許多國家對美國重新參與國際間應對氣候問題的努力表示歡迎。

然而,在氣候變化問題上新一屆美國政府與中國是否能摒棄政治協同一致呢?

美國氣候問題特使、前國務卿克里在發言中表示,聯合國安理會在許多地區致力於建設和平及預防衝突,而那些地區同時也正是受氣候變化影響最為嚴重的地區,因此「安理會的每一次決策制定和情況匯報,都必須將氣候問題納入其中」。

克里的這一提議,得到德國外長馬斯(Heiko Maas)的支持。

中國氣候變化事務特別代表解振華在本次安理會舉行的氣候變化問題會議上發言時說,中國有應對氣候變化的力度和決心,但是在全球氣候治理問題上,不能搞「一刀切」。

解振華說,安理會在應對氣候變化問題上發揮作用,應符合自身職責。

俄、印質疑

如果說中國對安理會應該如何處理氣候變化問題態度有所保留,那麼另一個常任理事國俄羅斯則直截了當地提出反對意見。

俄羅斯聯合國常駐代表瓦西里·涅本茲雅(Vassily Nebenzia)表示,「我們同意氣候變化和環境問題可能使衝突更加惡化,但是氣候變化真的是造成這些衝突的根本原因嗎?這樣的提法很不合理。」

他說,俄羅斯雖然決意對氣候變化問題採取行動,但是「氣候問題應該交由專業人士在合適的框架下進行」。

印度環境、森林和氣候變化部部長普拉卡什·賈瓦德卡爾(Prakash Javadekar)在會上發言中對氣候變化與衝突之間的關係也提出了質疑。

安理會「議而不決」?

自1979年第一屆世界氣候大會正式提出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含量增加將會導致氣候變暖,已經過去了40多年。國際間對氣候變暖問題的政治共識雖已形成,並在2016年達成《巴黎協定》,但圍繞氣候變暖的外交和政治角力卻從未停止。

過去十多年中,聯合國安理會就氣候變暖帶來的安全風險舉行過五次公開辯論:2007 年、2011 年、2018年、2019年和本次2021年。

然而,各方爭議仍然著重在兩個方面:一、氣候變化是安全問題還是經濟發展問題;二、安理會究竟該不該在氣候問題上有更大的作為。

如果安理會確定氣候問題威脅全球安全,必須有所行動,那麼安理會的五大常任理事國和其他非常任理事國,除了會被要求提高減排目標,還會面對更大的義務和責任,面臨更大的出資壓力。

有評論人士對安理會十幾年來的議而不決冷嘲熱諷說:因為扔炸彈解決不了氣候變化問題,所以聯合國安理會在說與做之間選了前者。

本網頁內容為BBC所提供, 內容只供參考, 用戶不得複製或轉發本網頁之內容或商標或作其它用途,並且不會獲得本網頁內容或商標的知識產權。

BBC中文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