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新聞

Yahoo 行動版

睇盡即時本地生活資訊

天氣交通、港股美股匯率、城中熱購,盡在掌握。

中文

蛋糕店主對網紅說不:「我受夠總是要免費蛋糕的網紅們了」

「為什麼有人不願意花錢買蛋糕?」身為專業廚師及蛋糕師的雷希米·班尼特(Reshmi Bennett)一直不明白,為什麼會有不認識的人來找她,要她做一個值得放在Instagram上的蛋糕,還要免費。

雷希米住在倫敦,經營一家叫做「糖之天使」(Anges de Sucre)的蛋糕店。她最近在網上掀起了一小波轟動,因為她把矛頭對凖了要求免費商品的社交媒體網紅們。

「我在Instagram上寫了那篇文章,因為我受夠總是要免費蛋糕的網紅們了。在疫情開始後情況變得更糟,現在開始讓我感到難過。」

像新冠疫情中的許多生意一樣,雷希米發現她顧客的行為出現了變化。儘管許多人開始省去不必要的開支,但她的蛋糕房還算忙碌,顧客們仍在從她那裏訂購慶祝各種場合的蛋糕。

然而,她同樣注意到,網紅們開始要求更多免費商品了。過去她曾經做過這樣的事情,她曾經留意網紅和他們的貼文,觀察他們的粉絲,以及他們是如何與觀眾互動,但她稱,這個模式對她並不奏效。

「沒有一個我們的顧客(說)從誰的貼文或主頁上看到我們的蛋糕,他們都是通過別人,那些花了錢的顧客口口相傳過來的。」

Cakes

Reshmi Bennett
拉西米表示,網紅對她的蛋糕銷售沒有幫助。

網紅市場巨大且多元。企業們在選擇想要合作的對象時,判斷的依據僅需要有他們看到的網紅創作的內容,網紅門的穿著與談論的話題。

為成為一名全職網紅,美容與生活方式博主Karishmua(本名卡裏什瑪·維傑)放棄了未來在醫藥領域發展的計劃。她在Instagram上有近18萬粉絲,在TikTok上有7萬,這使她可以通過「品牌影響力」賺取利潤,但她強調,這份職業並不是不勞而獲,她也需要努力工作。

「我Instagram上的一則貼文可以收費200-600鎊,具體價格取決於我為了那則貼文投入多少個小時。」

「如果一個美妝或護膚品牌希望我用他們的產品製作一個教學貼文,我知道這則內容會在Instagram或者TikTok上獲得數百甚至數百萬瀏覽量。我也知道,我可以給他們帶來至少2000英鎊的銷售業績。」

Beauty and lifestyle blogger Karishmua

Karishma Vijay
"我收費200-600鎊不等,具體價格取決於我在一則貼文上花了多少小時,"網紅Karishmua說。

《福布斯》(Forbes)雜誌預計,網紅領域有巨大成長潛力,到2022年,網紅市場價值可能會達到110億英鎊(約合142億美元)。這一領域十分多元,目前微博主的崛起趨勢更加明顯。所謂微博主是指那些創作內容更短,粉絲數量少但忠誠度高的人。

裝飾品公司Eid and Ramadan的老闆利茲·卡亞爾(Riz Kayaal)已經開心地接受了這種趨勢。「我們已經與超過350名網紅及微博主合作,我已經免費送出了價值15000-20000鎊的存貨。」

「這些小網紅和博主們在展示我的產品方面做的好多了,他們也會更好表現他們有多喜歡那些產品。」

利茲稱,跟提供價目表的網紅合作是效率最高的。「他們可能會對兩個貼文和一條Instagram限時動態收費300鎊,但他們會說清楚他們會怎麼做,以及他們會怎麼展示產品。」

Riz Kayaal

Riz Kayaal
利茲·卡亞爾稱,她發現與網紅合作對她的生意有幫助。

品牌與數字化策略師阿山蒂·阿卡布斯(Ashanti Akabusi)的客戶來自企業和娛樂行業。她工作的大部分內容是打造及強化客戶的社交媒體頁面及品牌,這通常需要跟網紅合作。

「如果找到了合適的網紅,他們可以對一家企業起到極大作用。」然而她也知道,許多網紅並沒有真正擁有他們自己聲稱的那麼大的影響力。「我們看到了許多對這個過於飽和的市場的反彈反應,有的人稱他們自己為網紅,但他們可能並不配這麼說。」

她表示,企業與網紅之間的關係在大多數時間是積極的,但「關鍵是要找到對的網紅」。

許多企業目前還沒有告別廣告牌式的宣傳模式,但已經有越來越多的數字化空間可以讓他們展示自己的產品,因此企業面臨的平台變得越來越大了。這意味著,現在給普通人從事網紅工作的空間越來越多,比如身為美容博主的商學院學生愛莎·沙班(Aisha Shaban)。她稱自己勉強算是個微博主(她在Instagram上有17000名粉絲),但更重要的是,她從不索要贈品。

Aisha Shaban

Aisha Shaban
愛莎·沙班從不向企業要贈品:"我覺得那是不尊容他人的行為"。

「如果他們找到我談合作,我很樂意在我的平台上給他們做廣告,但我絶對不會想盡辦法去找品牌要合作,因為我覺得那樣會是在借機利用他們辛勤工作的成果。」

「我覺得微博主向小企業要贈品是不尊重他人的行為。」

曾經有大型線上時尚品牌找到愛莎,給她提供贊助,但她因為道德原因拒絶了這項交易。她稱,這種做法會幫助一名成功的網紅做到真實,而粉絲們也會明白這份真誠。如果一個大品牌做了她不認同的事情,她會選擇不跟他們合作。由於雙方之間沒有經濟上的承諾,她會更容易拒絶他們。

在疫情之下,許多企業深受影響,網紅們應該動用他們的能力,去幫助這些行業嗎?

安娜·席爾瓦·歐萊利(Ana Silva O’Reilly)經營的旅行博客「O太太環遊世界」(Mrs O Around The World)最近發起一場活動,號召旅行網紅們一起支持旅遊業。這場口號為#自己付行程(#PayOurWay)的活動希望過去享受了免費旅遊產品的網紅們為自己的下一個出遊行程買單並為此免費發文,從而刺激旅遊業復蘇。

與此同時,英國政府推出的(有些爭議的)「外食救經濟」(#EatOutToHelpOut)計劃受到了餐飲與生活方式博主的極大支持,他們會積極宣傳那些參與這一計劃的餐廳、酒吧以及咖啡廳。

那麼,網紅們未來是否應該做更多工作,以展示他們對企業的價值呢?阿山蒂·阿卡布斯認為,這是今後的發展方向:「將來會贏的網紅將是那些真正在自己領域是專家的網紅,是那些在他們的觀眾中間建立了可信度的網紅。」

那位單純希望網紅們不要繼續索要贈品的蛋糕店老闆拉西米是怎麼想的呢?「我也正在積極告訴其他蛋糕師不要這麼做。如果每個人都說不,總有一天會有人要為蛋糕付錢的。」

「我們愛網紅……如果他們是顧客。」

本網頁內容為BBC所提供, 內容只供參考, 用戶不得複製或轉發本網頁之內容或商標或作其它用途,並且不會獲得本網頁內容或商標的知識產權。

BBC中文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