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新聞

Yahoo 行動版

睇盡即時本地生活資訊

天氣交通、港股美股匯率、城中熱購,盡在掌握。

中文

特斯拉福特等車企起訴特朗普政府 要求停止對華加徵關稅

Major carmakers are suing the US government over import taxes.

Getty Images

多家大型美國車企就美國政府對中國汽車零部件加徵關稅的政策發起訴訟。

特斯拉是這一陣營的最新成員。特斯拉還要求退還過去兩年因加徵關稅而支付的稅款。

中美之間曠日持久的貿易戰中,美國對中國商品加徵大量關稅,中國也在一定程度上對美國部分商品加徵報復性關稅。

今年以來,中美之間的緊張關係早已延伸到貿易之外,在科技、外交等領域的爭端也迅速升溫。

過去幾天,多家汽車製造商在位於紐約的美國國際貿易法庭,發起訴訟。

梅賽德斯-奔馳在起訴書中指責華盛頓「發起一場前所未有的、無節制的、無限度的貿易戰,影響了從中國進口的超過5000億美元商品。」

特斯拉則稱,美國施加的關稅是「武斷的、反覆無常的,是自由裁量權的濫用」。

特斯拉創始人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希望取消關稅,同時「退還已支付的進口稅,並支付利息」。

馬斯克對關稅的意見發生反轉。

在貿易戰之初,馬斯克在推特上抱怨中國的關稅,稱中國對美國汽車徵收25%關稅,美國對中國僅2.5%,對於美國車企而言「像是穿著鉛制鞋子跳舞」。他呼籲中美應該在汽車銷售上遵守平等原則。

然而,中美貿易戰正酣之際,特斯拉獲准在中國上海建設全資工廠,不到一年內,工廠完工投產,並在疫情中承擔了特斯拉的主要產能。

除了特斯拉和梅賽德斯-奔馳,沃爾沃和福特等大型車企也提出相似訴訟。

中美貿易戰

2018年的這場貿易戰,發生在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之間。

美國總統特朗普長期指責中國不公平貿易和知識產權盜竊。

中方則認為,美國的舉動則是為了遏制中國崛起為全球經濟強國。

今年年初,兩國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為爭端畫上一個休止符。華盛頓在涉及16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上有所退讓,特別是消費類電子產品。

然而,此後兩國之間的緊張關係大規模升級。

本月早些時候,世界貿易組織(WTO)裁定,美國對中國商品徵收的關稅「不符合」國際貿易規則。

世貿組織表示,美國沒有提供證據證明所聲稱的中國不公平技術竊取和國家補貼。

但美國反駁,WTO「完全不足以」完成對抗中國的任務。

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說,美國必須被允許「對不公平的貿易行為進行自我防禦」。


分析:資本與政府

BBC中文陳岩

第一個問題是,美國車企為何起訴美國政府?

背後的邏輯脈絡其實既簡單又清晰:特朗普代表的部分美國希望「去全球化」,跨國企業為代表的另一股力量則出於自身利益抵抗「去全球化」。

在新聞中呈現的大國博弈,經常把國家擬人化。「中國表示」,「美國認為」,「英國反對」……似乎國家是一個有著獨一意志和性格的個體。

實際情況,國家往往不是千人一面,一個國家內部不同的力量也在互相博弈和糾葛。

比如在美國,按照意識形態分有自由派和保守派,按照地理分有鐵鏽地帶、聖經帶等,按照種族有主流和少數族裔,按照利益集團有石油、硅谷和華爾街等,多種力量重疊和對抗,並用自己的方式影響美國政治。

作為美國主要對手的中國往往對這樣的國內政治生態比較陌生,近兩年日漸升溫的中美對峙中,面對特朗普頻密的個人化表達,尤其如此。

在TikTok禁令的劇情不斷反轉中,中國的輿論場有聲音稱:「原來美國不是鐵板一塊」,「特朗普也抵不過資本的力量」,「華爾街不會看著TikTok關門」,等等。

第二個問題是,貿易戰已經這麼久,為何現在才起訴?

對於這個問題,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首席教授朴之水(Albert Park)與BBC中文的一次採訪可以回答。

貿易戰的初衷是符合美國企業利益的。美國發起貿易戰之初時就認為,通過迫使中國實施知識產權保護,為美國企業創造一個更公平的競爭環境,那麼短期內的損失會被更長遠的利益所抵消。

但朴之水也提醒,面對當前的經濟危機,重點應轉向短期而非長期,這點會吸引人們傾向於限制貿易戰而非升級。

經濟上的計算與政治上的計算最初是一致的,但在疫情影響下,二者發生了分歧。

本網頁內容為BBC所提供, 內容只供參考, 用戶不得複製或轉發本網頁之內容或商標或作其它用途,並且不會獲得本網頁內容或商標的知識產權。

BBC中文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