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新聞

Yahoo 行動版

睇盡即時本地生活資訊

天氣交通、港股美股匯率、城中熱購,盡在掌握。

中文

香港立法會參選人李梓敬:脫離中間派的「深藍愛國網紅」

李梓敬

BBC
李梓敬說,中間路線已再沒有市場,決定不忌違中間選民而有話直說。

香港建制派政治人物李梓敬將會參加9月份舉行的香港立法會選舉,36歲的他在建制陣營相對年輕,原本屬於自由黨,在外界眼中,是一個曾在美國唸書的溫和中間派政客,維持斯文專業的形象。

但2019年香港爆發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案的風波,李梓敬在區議會選舉中被民主派對手擊敗,他決心不再走「中間」路線,搖身一變成為YouTube上最受歡迎的建制「網紅」,在超過20萬人訂閲的頻道上,經常發表具備「深藍」(極親建制)色彩的政治評論,形容香港示威是「黑暴」,點名批評多名民主派人士,並多次表態支持激進建制派代表人物何君堯。

他接受BBC中文專訪時表示,中間路線已經沒有太多人支持,面對反對派愈來愈激進的行為,建制派支持者也希望親北京的政客更加強硬, 他希望搞好建制派在網上的輿論戰場,團結一眾親建制支持者。

他表明,這次選舉除了是建制和民主陣營之爭,也將考驗他的這條路線,是否將得到建制選民的支持。

他會在YouTube討論具爭議性的議題,其觀點被視為建制中的「深藍」,例如他指控民主派舉辦初選可能導致香港肺炎疫情爆發、民主黨議員林卓廷是7.21事件的幕後黑手、多名民主派人士勾結外國勢力等等,這些討論和香港主流媒體論述不一致。

此次李梓敬出選是代表新民黨,以及其他建制派一樣,以「反黑暴、反攬炒」作號召,他希望以公權力「制止黑暴、堅拒攬炒」,他特別提到要強化建制的輿論陣地,特別是希望改變媒體報道「偏頗不良的風氣」。

告別中間派

李梓敬小時候在香港長大,大學時期在美國萊斯大學修讀經濟,搞過一些網絡銷售生意。在美國時,他曾經做過民主黨時任眾議員的實習生,亦幫過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約翰‧克里(John Kerry)助選。

這些美國的政治經驗並沒有把他帶到香港反建制的陣營。他說因為在美國曾經感受過被歧視,令他意識到中國需要更加強大,反而加強了他的中國人身分認同。

他返回香港後做自己家族的電子零件生意,2009年,他加入親商界的自由黨,並於2015年成為區議員。當年,他仍然相信中間派可以大有作為。

然而,去年6月開始,香港因為《逃犯條例》爭議爆發了歷來最大規模的抗議活動,示威從和平遊行演變成連場暴力警民衝突。這場政治風暴令去年年底的香港區議會選舉投票率打破歷來紀錄,民主派陣營因為示威浪潮而獲得壓倒性勝利,李梓敬在自己的選區,以不足100票,輸給民主派的候選人。

李梓敬對BBC中文表示,區選落敗後讓他意識到,政局和他在10年前加入政治圈子的時候發生很大變化,中間路線已經不合時宜,「過往建設力量(建制派)過分集中民生工作,在去年反修例暴動期間,我們在輿論和文宣方面,一面倒被人打到落花流水,在未來投票率愈來愈高下,可能是不合時宜,如果人們在意識形態上不支持我們,在理念上面不支持我們,我們的地區工作、民生工作做得多好,都爭取不到這些人的支持。」

李梓敬說,在「反修例風波」爆發初期,一直壓抑自己不要高調批評示威者的行徑,因為擔心這樣會影響11月的區議會選舉,得罪中間派的選民,「結果大家一起輸掉了。」

他說,這不單純是建制派的問題,民主派也看不到溫和中間路線的市場,例如今年7月舉行的民主派初選中,激進本土派陣營大勝傳統溫和民主派,傳統政黨民主黨多名議員以低票出線,又或者低票落敗。

「現在香港社會很分化,有多少人支持個別立場,同時就有多少人不支持,我們不能夠因為有人支持或不支持,就不說自己認同是對的事,如果只說到喉不到肺(說得不夠盡),你就是下一個黃碧雲(在民主派初選低票落敗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你嘗試取悅所有人,到最後就是取悅不到任何人。」

罕有的建制網紅

區選敗選後,李梓敬一度萌生再不參選的念頭,轉行做網紅,在YouTube創立自己的頻道每天評論時政,這些視頻主要內容是批評香港示威者(他口中的「黑暴」)以及批評親民主派政客的舉措。

他說,由於自己不用再擔心得罪「中間派」選民,所以更能夠在網上「暢所欲言」,說一些「一直想講但以前不敢講的話」。

短短半年多的時間,他的頻道有超過20萬人訂閲,每條視頻瀏覽量數以十萬計,遠超他的想象,也遠超建制、民主陣營中各個政治人物的頻道。在示威中被視為重要人物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在YouTube只有10多萬人訂閲。

李梓敬說,自己的觀眾不乏年輕人,約五分之一的觀眾是34歲以下的人,反映也有不少年輕人支持建制派。

他強調,沒有花錢買過點擊率或追蹤者,而是香港有很多「知音人」認同他的說話,「他們(支持者們)會覺得在主流媒體找不到自己的聲音,他們覺得自己很孤立,需要認同感,突然間有個傻瓜,即是我,會講這些話,當有這些聲音出現的時候,他們就會想聽。」

他在YouTube上所發表的言論,被視為建制光譜中的「深藍」陣營,有人形容「深藍」陣營偏激,只把目光放在「與黃營(親民主派)鬥爭」,但支持者認為他們「有話直說」,是對抗「激進深黃」的必需品。

許多人會把李梓敬與立場強硬的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何君堯相提並論,形容他是何君堯的接班人。兩人也多次合作直播。

在一些爭議性的話題上,他毫不避忌站在可能會被主流媒體視為激進的一方,例如他接受BBC中文訪問時表明,香港下一代全說普通話也「沒問題」,不用擔心廣東話消失會失去香港文化,因為「很多潮流和文化come and go(來來去去),正如現在沒有了清朝文化一樣,時間是會改變的。」

與中聯辦的關係

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當時以自由黨身份參選的李梓敬,曾批評另一名建制派新民黨候選人容海恩(現任議員)是「西環契女」,這個稱號是香港輿論中專門形容得到中聯辦支持的政客,而香港民主派一直批評,中聯辦介入選舉是違反「一國兩制」。

今年3月,李梓敬宣佈參加新民黨舉行的黨內初選,並退出自由黨,引發香港政圈關注。過往新民黨的初選並沒有給予黨外人士參選的機制,外界惴測這個形式是否為李梓敬而設。

一些香港媒體和評論人士分析認為,李梓敬因為網上輿論的成就,被中聯辦看中,成為新一代的「西環契仔」,但自由黨立場有時與中國和香港政府不一致,不一定得到中聯辦的全力支持,所以要換黨獲議席。

李梓敬離開自由黨後,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對香港媒體說,「以後找徒弟小心一點」,但他坦言,明白李梓敬的做法,認為他就算繼續以自由黨中間派身份出戰立法會,也不一定能夠當選,成為「深藍」陣營代表,可能會有一定支持而能夠投身議會,去走一條適合他的路。

田北俊說,「可能他們(『深藍』陣營的人)可以做到他們的工作,但我不欣賞,這個社會就會更加分化。這裏有這麼『深藍』的發言人,那邊就會有『深黃』的發言人,例如黃之鋒那些進了去,那立法會就很難搞。」

李梓敬接受BBC中文訪問時表示,不認同他們採取更激進的路線會令社會更加撕裂,「其實是因為反對派的行為越來越激進,以前我們以為扔香蕉很激進,現在他們扔汽油彈,我們採取強硬的風格和鮮明的立場,原因不是我們,是對家把行動升級。」

。

BBC

Click here to see the BBC interactive

李梓敬強調,退出自由黨是因為路線上的不同所作的決定,強調自己的路線,是因為「反修例風波」而被迫出來。

被問到選舉是否需要和中聯辦協調時,李梓敬坦言「有需要」。他對BBC中文表示,「現在的政治局勢和幾年前已經完全不一樣。去年的時候,有民主派去美國,要求美國干預香港事務,制裁香港和中國,我覺得香港政治不是香港的事情那麼簡單,而是兩個大國的博奕,香港是兩國的戰場,在政治的新局勢下,我們單靠香港建制力量,未必對應面對到香港的挑戰……中聯辦是中央在香港的代表,如果美國干預我們的政策,包括我們的選舉,中央去幫助我們,是有需要的。」

記者追問,這是否意味著建制派人士參選是需要得到中聯辦的認同。

他則回應說覺得「不需要」,而是需要得到「建設力量選民的祝福」,亦看不到中聯辦有為選舉去「動員」。

李梓敬報名參選新界東的選區,該選區其他參選人士還包括林克霖、陳玉娥、熱血公民黃兆健、民建聯陳克勤、劉頴匡、何桂藍、公民黨楊岳橋、民建聯葛珮帆、人民力量陳志全及新民主同盟范國威。

本網頁內容為BBC所提供, 內容只供參考, 用戶不得複製或轉發本網頁之內容或商標或作其它用途,並且不會獲得本網頁內容或商標的知識產權。

BBC中文

更多內容